猪猪要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

巴黎下了一整天雨

喜欢法国电影的风格,就像塞纳河一样,细腻,精致,缓慢,柔情。
la delicatessen在法语中意为美味佳肴。影片并没有让观众口水直流,但却为我们提供了很多“舜美粥味仙”的、可以享受的时刻,洛杉矶时报如是评价。其实,Delicacy在英语中还有优美,精巧,柔弱,脆弱,敏感,体贴,微妙的意思。也许这就是导演兼编剧大卫·冯金诺斯的高明之处,简单的单词就给人无限遐想。
奥黛丽·塔图,出生在法国 一个盛产黑莓口味葡萄酒的小镇。她如同那一幅静坐在卢浮宫永远带着微笑的油画,只有在近处仔细端详,才能看到她独特的、朴素的美。
这是一个有关爱的重生的温情而浪漫的故事。塔图饰演一位丧夫的女子,她把自己封闭起来,沉浸于工作,直到遇见瑞典同事Markus才重燃爱火。虽然他们看起来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,但互相之间的碰撞却让生命更加丰富与美好。
导演似乎特别偏爱走路的镜头,影片的开头以女主角的背影开始,影片中无数个走路的片段,男女主角不知疲倦的走着,似乎路的另一头,就站着我们冥思苦想又始终不得的美好期许。在片子的后半段娜丽塔对Markus说,陪我走走吧,走到公园的尽头。简短奇妙的对白,就像是清晨穿过百叶窗映到地上的阳光。
片子的结尾同样以女主角的特写结束,意味深长,对应了片头女主角和其前夫之前漫长的婚约。娜丽塔脱掉鞋躺在外婆家的草地上,当她渐渐长大,美丽的巴黎不再是一个小女孩的乐园,而是一个充满幸福和疼痛的世界,她在这样的环境中一点点长大,对未来报以微笑。
一个肯从你的过去了解到现在的你,他或许在之后的未来不会减退对你的爱。因为了解一个人二十年都不嫌多。忘记一个人两年都不够。而喜欢上一个人却太容易了,可以一秒钟,一个眼神,一句话,一个动作。
突然想起以法国女歌手伊迪斯·皮亚芙生平故事为主线的电影《玫瑰人生》里,记者向坐在海滩上的皮亚芙发问:“您对少女们有什么建议吗?”
“爱。”
“您对青年们有什么建议吗?”
“爱。”
“您对孩子们有什么建议吗?”
“爱。”
……
在法国电影里,爱是最重要的事。所谓的爱,也许是一种更朴实的态度:积极生活。去爱,去行动,去寄托,去反省,去剔除焦虑,去解决不安,去认识命运,去抵抗死亡。
就像艾佛烈德德索萨所说的那样:
唱歌吧,像没有任何人聆听一样;
跳舞吧,像没有人欣赏一样;
干活吧,像不需要钱一样;
生活吧,像今天是末日一样;
去爱吧,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。

评论

热度(7)